喂!

心是用来碎的

盲点02

出了公寓的门,成希深吸了几口气。初冬的夜风凛冽,却清澈又干脆,把这样的风吸进肺里,仿佛能将如乱麻搅动的肺腑平息下来。

成夕是从公司赶回来的,身上只着了一件风衣,抵御不住这样的寒风,他却没有要避风的意思,只又拿出了一支烟,坐到花坛边上,点起来火。

吐出一口烟,不知道眼神该落到哪里,只好抬头望着天。这天却很晴朗,透着深郁的蓝,星星一点,一点的,散落在天空上。路人来来往往,没有人理会他,即使注意到这个神情阴郁的奇怪男人,也避着眼神快步走开了。

幸好是一个没有下雨的冬天。

他喜欢冬天,干净,但雨水黏人,雨天就变得腻腻歪歪。

实在是没必要。成夕望着天空这样想。

“喵……”背后突然传来微弱的声响,成夕拨开花丛,是一只小猫,看样子没有出生多久。按理说这么小的一只猫,即使母猫不在身边,也应该是好几只攒在一起才对,可却只有这一只。

成夕平常不会给自己捡这个麻烦,更何况在这种自己都不知道去哪里的时候。那只猫的叫声又微弱了下去,即使躲在花丛中,也看到它瑟瑟发着抖,身上的毛不知道是被风吹还是因为在抖,也一颤一颤的。

会活过这一晚吗?

小猫背部的毛带有一点湿润,是冰冷的,肚子底下倒还残留着温度。在他意识到之前,他就已经把手覆在小猫身上了。

诶。

他在心里叹了口气,把小猫捞出来揣起怀里,虽然他往怀里塞不明物体的动作在路人看来像是一个地下交易现场。

这小畜牲毛还算暖和。这样想着,他心里甚至生出了点被安慰的高兴来。

他的手冻得有些发紫了,心中仍然觉得这个冬夜待他是温柔的。

评论